VR游戏中拯救世界的你会影响现实中的自己

虚拟现实革命已经来临。扎克伯格已经调转Facebook的方向,朝着VR技术前进,他出价20亿美元收购了VR硬件制造商Oculus VR。Facebook不断增加全景视频,这些视频将成为VR视听体验的基石。

还有一些公司将赌注下在了办公VR上,像AltSpaceVR 之类的科技公司正在开发员工会议、培训软件,正如公司CEO Eric Romo说的,他们的软件类似于“现场Skype”。在邀请你参加VR会议之前,你必须知道一点:你的虚拟化身将以令人惊讶的方式影响真实世界中你的行为。

大家都知道,人的想法和感觉会影响个人的肢体语言,从相反的方向来看也是一样的。快乐会让我们笑,同样笑也会让我们高兴。实验性研究表明在虚拟世界中也是这样的,虚拟化身的躯体状态会改变真实生活中你的行为方式。

例如,在视频游戏中,如果分给用户的是肥胖的虚拟头像,用户会比正常体重头像的人活动要少一些;如果分给用户的是踏步机上的人物头像,那么他的身体活动量会在短期内增加。如果真实的人舒服地坐着,第一人称虚拟视角的头像坐姿不舒服,真人在生理和认知上也很难感觉到舒服。

斯坦福研究人员Nick Yee和Jeremy Bailenson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,在虚拟环境中谈判时人物头像的高度会不会影响她的行为?项目会指派给高的头像还是矮的头像?这是研究人员想搞清的。

在现实环境中,高个的人更容易攫取社会权力和地位;研究发现在虚拟世界高度也是一个优势。在洽谈交易时,如果使用者分配的是高个的头像,他会比平均高度或者矮头像的人达成更好的交易。Nick Yee和Jeremy Bailenson将这种现象叫作““普罗透斯效应”(Proteus Effect),普罗透斯是希腊的神,他可以改变形态。

除了物理特点,虚拟头像的动作还会影响你的行为。有一个实验是我喜欢的,Bailenson和他的同事随机指派被测试者去尝试视频游戏2种虚拟体验中的一种:一半的人可以像超级英雄一样飞,还有一半的人化身直升飞机中的乘客。每个团队都会被指派去完成一些主题,一半的主题是帮助性任务(比如为糖尿病孩子拿胰岛素),还有一半的主题是非帮助性的(在空中观赏城市)。于是共有四种角色出现:超人帮助者,直升机帮助者,超人旅游者,直升机旅游者。当实验快要完成时,实验者“偶然”撞倒了一个装有15支笔的杯子,笔全都掉在了地上。研究者想知道谁最可能捡起地上的笔。

在任务中参与了什么主题(帮助和非帮助性的)不会影响实验者是否会捡起笔。但他们的飞行“情况”会影响:与直升机乘客相比,拥有飞行能力的超级英雄更可能帮助实验组织者捡起笔,而且会更快速度去捡。可以飞行的超级英雄在游戏中的“存在感”也要高一些——在虚拟任务中他们的感觉更真实、参与度更高。

你应该马上邀请别人来参加VR会议吗?我不建议你像超级英雄一样投身进去。如果在虚拟世界中你能展示出自信、强大、豪爽的自我,它对真实生活的影响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